刘占虎:43年坚守,只为大山深处那朗朗读书声

2016-09-12 09:32:20 来源:保定日报 责任编辑:高小茹
43年无悔坚守,刘占虎凭着对教育事业的忠诚与热爱,默默耕耘在大山深处,用无私奉献书写着一个乡村教师的人生理想。

43年无悔坚守,刘占虎凭着对教育事业的忠诚与热爱,默默耕耘在大山深处,用无私奉献书写着一个乡村教师的人生理想。

刘占虎是满城区刘家台乡黄龙寺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提起当初是如何当上这个“孩子王”的,刘占虎说:“那是一个偶然机会。1974年,村里成立高中班,但没有老师。村干部听说我将要高中毕业,而且成绩不错,就千方百计要把我挖回村去。当时我踌躇满志,想去参军,就当下回绝了。村干部没辙,只好搬出了我父亲。我父亲当时是生产队长,在村里有威望,在家里说话一言九鼎。父亲说:‘虎哇,咱庄里数你文化最高。你想出去老爹理解,可还有那么多孩子也想出去。要出去就得有文化!虎哇,教吧,乡亲们不会忘记你。’”

就这样,高中一毕业,刘占虎就站上了三尺讲台。而这一站,就是43年。

黄龙寺村是满城区最偏远、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的山村,人口1083人,分布在12个自然庄。刘占虎家就在村子最北边的八亩台东沟,要翻山越沟1小时才能到学校。从上班第一天起,一直到1983年,刘占虎始终吃住在学校。那时,学校生活条件很简陋,教室破旧,到处透风,一到冬天办公室里就跟冰窖差不多。刘占虎和学生们一起顶着山风、冒着严寒挑灯夜读,在陪伴学生的同时,他也完成了师范所有课程的自修。第一届学生毕业那年,刘占虎也拿到了师范毕业证书。

“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也有过转行或到山外教书的机会,但我拒绝了。因为我的家在大山里,我的根在大山里,我的幸福和快乐在大山里。我的青春,我的理想,我的人生价值,注定与家乡的教育事业紧密相连。”刘占虎笃定地说。

1983年,在一节物理课上,有学生问到电灯是怎么亮的。刘占虎开玩笑说:“电灯是通电后火苗冲下着的……”讲台下突然有人“哧”地一声笑了。刘占虎一看,正是班里最调皮的学生。这一声笑,顿时让刘占虎心头作痛。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上世纪70年代从易县划到满城的。当时,满城大部分农村已经通上了电,而他们那里因为地处深山,到80年代仍没有通电,现代化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一片懵懂。这节课上,刘占虎动情地讲起了国家的经济发展,说到了四个现代化,鼓励学生好好学习,将来用知识改变山区落后面貌。孩子们沸腾了,特别是那个调皮的学生,双手托腮,两只眼睛像两团燃烧的火苗。多年以后,当那名学生已经成为保定一家知名企业集团的董事长时,还不止一次提到这节难忘的物理课。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2014年,刘占虎所在的学校出现了只有一个老师一名学生的局面——校长、班主任、科任老师都由他一人担着。教育局本想撤掉这个教学点,但是,因为学校仅有的这名学生母亲患有精神病,

继父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自身又有残疾,最终还是保留下来。于是,刘占虎每天接送这名学生上学、回家,遇到阴雨天、下雪天就让学生在自己家吃住。乡亲们都说,这孩子遇到刘老师真是有福气。

“我已经习惯了踏着晨露在山间小路奔走,习惯了从朗朗的读书声中开始我一天的生活,习惯了坐拥青山埋头教书的平静日子。”刘占虎说,“明年我就要退休了,可是我丝毫不敢松懈。我给自己下了命令,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永远对得起人民教师这个光荣称号。”(保定日报 张亚德)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