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的电视剧表达及美学标准

来源:求是理论网  2014-06-11 10:21:31  责任编辑:翟晓菲

    “电视剧讲述有关我们自己的故事,提示我们社会所习以为常的规范。”[ Witten, M. (1993). Narrative and the culture of obedience at the workplace. In D.K. Mumby (ed.), Narrative and social control: Critical perspectives(pp. 97–118). Newbury Park, CA: Sage.]对于电视机前的观众而言,这差不多已经是一种共识。电视剧不但组成着我们的生活,显示着社会运行的秩序,也提供着人们赖以模仿的对象和观察社会的窗口。正是基于这种认知,所以电视剧里的故事往往就不再是单纯的“故事里的事”,而是由里向外浸洇蔓延,濡染社会生发世相,成为彼时彼地家国社会的文化图腾与心理想象。

    电视剧的这种影响力来自于其叙事样态的社会化互动,也建基于中国观众对“讲故事”“听故事”“看故事”的心理迷恋。“中国梦”的电视剧表达,必须看到中国电视观众这种基于外在习养和内心需求所形成的电视剧接受文化:一方面它向外隐喻,在电视剧文本和社会存在之间建立起基于个人观感的隐秘、巧妙对应关系,使剧情小文本最终外化为一个“大社会”;另一方面它又向内晕散,追求电视剧艺术自身的自适圆满和艺术品格,逼使镜头语言、叙事结构和价值观念、产制模式等结构起符合电视剧自身运作个性的艺术“小空间”。“中国梦”的电视剧表达归根结底,就是处理好“大社会”和“小空间”的对接问题,而如何寻找二者间的接榫点则是其中的关键。

    一、“中国梦”的社会化表达及其电视剧叙事空间

    “中国梦”是一个涵盖了多重时空和理论向度的体系,是对过去、现在、未来中国人对国家复兴、民族强盛、社会稳定、个人幸福、家庭圆满梦想的高度概括。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梦”叙事既可指向历史深处与革命战争年代里的英雄史诗、文化传奇与血火青春,也可指向当下年代里的改革开放叙事、热点焦点话题和社会家庭故事,譬如政治、经济与文化,譬如情感、事业与家庭,都可在变化的时空中融入化出,落足于中国人对美好未来幸福生活的希冀与向往。其实,无论是对过去的历史讲述,还是对当下正在发生着的现实故事的书写,只要稳定地传达着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倡导、对于社会发展理想——“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追求、对于以个体为寄托的道德素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示范[ 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中国梦 我们的梦》,学习出版社2013年版,第180—183页。],都应该是当下及未来中国电视剧讲述“中国梦”故事的基本范畴和领域。

    当然,这也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即电视剧文化和“中国梦”主题的衔接点选在哪里的问题。电视剧作为大众文化的典型代表,其文本的生产和流通最终要通过观众的消费来实现,否则文本的意义和价值就只能悬浮空中而无法落地。至于电视剧文本的社会影响力,则更需要依附于流通价值的实现才能兑现,如果前面的传播环节出现了断链,整个电视剧的社会影响力也将难产或难以为继。从这个意义上说,束之高阁、藏之名山、传之后人的文学意义上的经典界定对电视剧文本是无法完全适用的。因为电视剧更看重的是当下、是与社会现实的互文性表达和即时互动,只表现于小众诉求的叙事样态对电视剧价值的实现起到的往往不是推进而是阻碍——但须注意的是,这并不排斥大众语态和其故事文本中包装蕴藏着的精英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讲,“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将依然是中国电视剧在传播“中国梦”主题过程中所需要坚持的原则和立场。

    对于这一原则,习近平总书记在阐述“中国梦”时,曾有过一段精彩而又平易的讲述:“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这段话把易抽象、悬空的“中国梦”诠释得实实在在、充满生活气息,不仅将“中国梦”的当下性和社会性概括出来,也把“中国梦”的丰富性和个体性凸显出来。

    教育、工作、收入、医疗保障、社会保险、住房、环境、孩子成长,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实际上构成了每一个中国人从小到大都要经历的生活事件和成长历程。对为数最多的普通家庭和生命个体而言,接地气的“中国梦”就是这样,它们实实在在,也最具号召力。“中国梦”可以是宏大的国族叙事、革命史诗、英雄传奇,也可以是温馨平易的社会万象、市井故事、邻里乡情。对当下电视剧创作中的“中国梦”表现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拘泥题材,而是能否善抓主题;其次,最重要的也不是善抓主题,而是能否让剧中的“梦想”落地,切实获得电视机前广大观众的共鸣和认可;最后但并非不重要的是“中国梦”讲述故事的方式和情感,譬如《温州一家人》《有你才幸福》《推拿》《国家命运》《老有所依》《历史的天空》《闯关东》《父母爱情》等剧中的家、国融合与对接。无论哪部,大处放眼小处着手,有故事、讲真情、树性格、立人物,都成为其讲述“中国故事”、抒发民族情感和表现家国梦想的基本路径。

相关新闻

融媒体矩阵

想爆料?请拨打新闻热线0311-67562054,登录河北新闻网新浪微博(@河北新闻网官方)或通过投稿邮箱:(hbrbwgk@sina.com)提供新闻线索;时评稿件请投kangkaige2010@126.com,或直接加慷慨歌Q群167277165。
  •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杨建国
  • www.hebnews.cn copyright © 2000 - 2015
  • 新闻热线:0311-67562054 广告热线:0311-67562966 新闻投诉:0311-67562994
  • 冀ICP备 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
  • 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